露从今夜白 月是故乡明

inthemidst:

九一八打卡。86年了。


以及,想念这一年天各一方的明家三兄弟:在复x社浮光掠影偶尔真正开心一笑的学员明楼、白天卖花卖假画晚上参加读书会的明诚,和面对“虽千万人吾往矣”纸条心碎的明台。

果园——一周以来乐乎首页断想

开心我胡被夸 共勉

mimi剑雨秋霜:

我的工作本来极少和娱乐圈打交道,但是入职这么多年,也因缘际会地近距离接触了一些演艺界人士,印象比较深的有三位。




第一个是北京人艺的韩善续老师。


记得刚入职不久,约了韩老师到媒体做节目访谈。


是个7月的正中午,天儿热的能晒化马路那种。我提前到了,看时间还早就躲在传达室吹冷气。不想没几分钟就见远远地韩老师顶着大太阳骑着自行车过来,离约定时间足足还差半个小时。


我赶紧奔出去迎接,韩老师愣了下说:“对不住姑娘,我想早来会看看词儿,差不多了再给你打电话,你快进屋回头晒着……”


我傻傻地问:“大热天的您怎么骑车来呀?XX台不是说派车接您吗?”


韩老师笑:“至于吗就这几步路?”


 


第二位是李雪健老师。


大约四年前,代表单位去领个奖。北京市的文学界艺术界加上电台电视台新闻界的一大群,其中不乏不少当红人物。


会挺长,发言也不少。特别是文联有个代表发言,内容又多又有口音,着实难捱了些。但是,雪健老师全程仔细倾听,不时点头,与身边低头玩手机甚至打瞌睡的“名人”们反差巨大。


等到他自己发言的时候,老人家居然简单概括了之前全部发言者的陈述要点,无一遗漏。


那天的掌声是真正的热烈,与我见到的所有礼节性的鼓掌完全不同。我想起雪健老师当初入场的时候人们纷纷起立致意,那也绝不是场面上的虚应,而是发自内心的尊敬。


 


第三位是王凯。


去年年底,王凯有个政府公益项目,我们单位跟着打酱油。


筹备发布会的时候,有一天是所有相关单位的多头对接。王凯在约定时间准时到场,来之前已经准备好服装,简单上妆后开始工作。别的不说,那天光媒体就不下7、8个—电台电视台网络平面,各个媒体要求不同,虽然是一个主题但是他要说出不同的侧重,我们在边上听着都晕,他却始终面带笑容、状态积极,而且基本上都是一条过。


几个小时后是小学生的放学时间,有个工作人员的孩子来找妈妈见到了王凯,磨磨唧唧想合影。按说大家都挺忙的这不大合适,但是王凯见到了,抓个空自己走到孩子身边半蹲下来,和小朋友拍了片子。


这时候,那个妈妈自己也跃跃欲试,但是确实有点不好意思。王凯就乐了,招招手:“一起来吧!”


那个下午和晚上,几乎所有的现场工作人员都被这个敬业而且温和礼貌的年轻人圈了粉。


 


除了以上几位,我分别有朋友在工作场合接触过胡歌和濮存昕,对他们的风度人品同样盛赞不已。


 


我想,在现在这样一个教育普及、信息爆炸的时代,任何年龄的人要想获取知识,应该都是不太困难的。但是,学历再高,也有自己不知道的东西。社会的入门第一课是谦逊,做人的最基本底线是善良。


无论什么人,多看别人的长处,时时自省,应该是不断进步的开始。


说到这儿,我又想起来我为了写《大梁》而作的功课中的一部分:


 


在故宫博物院专门陈列历代陶瓷精品的文华殿里,巨大的工字廊右侧是一组珍贵的明代青花瓷。其中,南侧第一件展品是明朝天顺年间的青花波斯文三足炉。


炉呈筒形,唇口,平底,下承以三足。内部光素无纹饰,外部饰以青花。上眼细看,口沿处是青花连续回文单线,腹部则以青花料书写的三行波斯文,取自波斯诗人萨蒂的作品:《果园》。


这位异国的文学家穿越千年时空,对普天下的年轻人诚恳地说道:


真正的智者是果树一棵,果实越多,腰弯得越低。












PS:


青花波斯文三足炉上有三行诗句,全部的大意是:年轻人啊,你要虔/诚地信奉真/主;年轻人啊,你要把热情挥洒在球场;年轻人啊,你要知道,真正的智者是果树一棵,果实越多,腰弯得越低。

心魔

kaku:

忽然想起一件往事。

十几年前,为了追偶像、尤其是为了喜欢的声优去日本留学,还是比较稀罕的。有位在日本留学的姑娘经常利用休息时间跑动画作品的见面会、和声优们近距离接触,然后把repo发在我常去的某个同好论坛上,自然成为了大家艳羡的对象。

直到有一天,这位姑娘发的repo忽然画风一转,“我今天去的时候打扮得特别美,所有声优的眼睛都粘在我身上”“XX(声优)就是个色狼,看我长得漂亮,最后握手的环节一直要上来拉我的手,我睬都不睬他扭头就走啦”。
这篇repo一出,论坛一片哗然,XX声优的粉丝自然是不乐意的,纷纷回复道你这样说太不尊重人了,对声优的影响也不好。而这位姑娘明显是恼羞成怒,对每个批评她的人出言谩骂了,还丢下了一句当时声优饭圈里可能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名句,“你有什么资格来批评我?!我为了喜欢的声优已经花了X百万了!你才花了多少钱??”



十几年过去了,直到今天我对这句话的爆炸效应还是记忆犹新。那一夜整个论坛人声鼎沸,“X百万”瞬间变成了论坛中最常见的梗,这位姑娘也得了一个“X百万美人”的外号。


当然,各种反驳批评和嘲笑的声音里,也夹杂着一些明显来自平日里朋友们的好心劝告。后来我碰巧和其中一位温言相劝的姑娘成了好朋友,聊起这个事件,对方说之前就和X百万美人关系不错,在她的印象中,X百万美人是一个挺平凡普通、对朋友也挺仗义的女孩子;那段时间美人经受着来自学业和打工的压力,但整体生活还是比较平静的,所以完全无法理解为何她会突然之间性情大变、失态至此。最后这位共同的朋友说,大概是一时被心魔控制了吧!


 


那番对话之后,“心魔”这个词对我来说就变成了一个复杂的具象,大概就是自我显示欲望的过度膨胀,受到挫折之后的情绪管理失控,以及随之而来的冲动、偏执和自怜自艾的精神泥淖。所有这些都来自于人性本身的弱点,所以这个心魔随时可能袭击任何人,而我们除了时刻提醒自己有这样的心魔存在之外,似乎也没有更好的驱魔方法。


 


但愿我们都能幸运地逃离魔掌,也但愿被心魔袭击的每一个普通人都能重新站起来。

mockmockmock:

有些人可真得晾着。晾着就好了。

网络上的人和人之间,绝大多数是八杆子打不着的关系,旁人劝一句完全是姑娘们心好——万一真病了呢。

真没什么意思,年纪轻轻的,日子还长呢,以后去别的地方看看,常常见一栋楼里找不出几个不是博士的,老先生小先生们还不是闷着头做学问。人往上走,每一步都很难,往下溜就容易多了。

而且都读到研究生了,拿奖学金去别的城市走走,多听听别校的研讨会,和其他人交流一下学问,真别动不动寻死觅活了。虽然人都会死,但真的有个三长两短,陶令早写完了: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皇帝驾崩还有人偷偷生儿子呢,拿自己赌气不值当的。

活着很难呀。拿自己的命威胁着撒别人的气更没劲了。人的生命太脆弱了,自己珍惜的东西,别人都未必在意,自己不珍惜的,还指望别人呀?

我觉得人难受了,要求救,要自救,但旁人的同情心很昂贵,可能真的能救真正需要的人,别让别人寒了心。

另外就是,有些话说说就得了,但有的事真的是怎么回事,过来人不知道的吗?所以也留个情面,别戳破了。一来不要刺激可能生病的人吧。二来,这世上确实人有人的命数,性格决定一切。

但因此最后吃了哑巴亏也就别抱怨了。如果贵人真的到处都是,世上何来蹉跎?人在求学和职业上的黄金期不长,对于普通人来说,错过一个,下一个不知道在哪里,很可能再也没有了。而最可怕的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就错了。


我最后说个可能不太中听的事。招学生的时候,老师如果听说被招聘人可能有疾病,这个学生一般不会要的。怕出事。但年轻人互相竞争,假装说漏嘴的事常有。有些事就算是真的,也不能大张旗鼓地说。



顾老师 您不觉得脸疼吗? @顾清辞Kai